我國首次用DNA技術確認無名志愿軍遺骸身份

2019-10-12 09:23:17

  終于找到你

  我國首次用DNA技術確認無名志愿軍遺骸身份

  9月29日,退役軍人事務部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舉行認親儀式,6名志愿軍烈士確認了身份,與親人“團聚”。新華社記者楊青攝

 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,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里舉辦了一次特殊的認親:6名歸國的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身份得到確認,英雄與親人時隔近70年后終于“團聚”。

  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王升啟說,這是中國首次通過DNA技術手段,確定無名志愿軍烈士的身份。

  離家還是少年之身,歸來已是報國之軀。讓我們永遠銘記他們的名字:陳曾吉、方洪有、侯永信、冉緒碧、許玉忠、周少武。

  讓無名者有名,讓英雄找到親人

  根據已掌握的情況,這六名烈士犧牲時最小的19歲,最大的31歲。他們于1950年至1951年朝鮮戰場上犧牲,遺骸一直留在了韓國境內。

  從2014年開始,韓國陸續向中國移交志愿軍戰士遺骸,至今已經有6批、總計599名烈士的遺骸回到祖國。他們均為無名烈士,身份難以辨認。

  讓無名者有名,讓英雄找到親人。今年4月,退役軍人事務部在網上發起了“尋找英雄”的活動。最直接的依據是工作人員從上千件烈士遺物中發現的24枚個人印章,上面文字清晰可辨。此次確認身份的6位烈士的印章就在其中。

  “尋找英雄”的活動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和參與,人們懷著“昨天他們為我們犧牲,今天我們為他們做一件事情”的心情投入其中。例如,在尋找許玉忠烈士親屬的過程中,當地報紙進行了10多期的專題報道,當地還自發成立了民間的烈士尋親公益組織,和政府部門一起為烈士尋親,幾經周折最終促成了許玉忠烈士與家人“團聚”。

  據退役軍人事務部介紹,這次用技術手段確定烈士身份和親屬情況,是褒揚紀念工作的一個新領域、新突破,也解決了一系列技術難題。

  從2014年以來,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的科研團隊分期分批對烈士遺骸DNA樣品進行采集分析。這些樣品由于在戰場上掩埋,加之長年累月雨水、微生物等環境因素侵蝕,對DNA提取和分析鑒定帶來極大挑戰。科研人員懷著尊重每一位烈士的精神,夜以繼日工作,篩選了三四百個配方,最終解決了烈士遺骸DNA提取的這一關鍵難題,并建立數據庫,為烈士身份鑒定和親屬認親奠定了基礎。

  認親儀式上,退役軍人事務部向烈士親屬頒發了親緣鑒定證書。許玉忠烈士的鑒定證書上這樣寫著:經DNA比對分析,支持506棺槨內編號為10506遺骸樣本所屬個體與許同海、許同橋、趙春海、趙春河存在生物學親緣關系。在排除外源干擾的前提下,綜合輔助資料,支持506號棺槨遺骸屬于許玉忠烈士。

  離家還是少年身,歸來已是報國軀

  陳曾吉烈士是這六名烈士中最早犧牲的一位,1950年犧牲時只有20歲。他的弟弟陳虎山攜多名親屬趕到沈陽“認親”。在82歲的陳虎山記憶中,哥哥永遠是那個英姿颯爽的年輕模樣。

  “哥哥是家里的老大,大家都聽他的話。他作戰勇敢,參加過解放戰爭很多大的戰役,遼沈戰役、渡江戰役,一直打到了海南島……”陳虎山聲音嘶啞,“他最后一次來信是1949年從海南島寄來的,之后就音信全無。”

  多年后,陳虎山的五叔、也是志愿軍戰士的陳鳳萬回國后告訴家人:陳曾吉犧牲了,再也回不來了。

  “大哥犧牲了,全家都很難過,媽媽最傷心,成天哭,總是念叨。”陳虎山說,每逢過年、八月十五,媽媽都會在飯桌上給大哥盛一碗飯、擺一雙筷子。

  今年清明節期間,陳虎山接到了老家吉林省延吉市有關部門的電話,對方說正在尋找志愿軍烈士陳曾吉的家屬。經過反復確認,并進行了DNA的檢測比對,最終確定22號棺槨裝殮的就是烈士陳曾吉,也就是陳虎山的大哥。

  在認親現場,一身戎裝的陳虎山帶著家人在英名墻上尋找著陳曾吉的名字。在這面環形的英名墻上,刻有19萬多抗美援朝烈士的姓名。看著大哥的名字,陳虎山淚水在眼眶里打轉。

  根據安排,家屬們去地宮看望烈士棺槨,說一會兒話。陳虎山一看到陳曾吉的棺槨,就撲上去一把抱住,大哭起來:“大哥,我和媽媽盼你盼了70多年,你終于回來了……媽媽1997年去世,走的時候很安詳。全家繼承你的遺志,我也參加了志愿軍,侄子輩有6人參軍……國家沒有忘了你,我們終于團圓了。大哥,你安息吧,我還會來看你……”

  陳曾吉的遺物用綢緞布包裹著。打開包裹,其中有一幅木框相片被擦拭得一塵不染。照片上的戰士,年輕俊朗的面龐,手握鋼槍,英姿颯爽。

  烈士許玉忠連張照片也沒有留下來。他的侄子許同海說:“我年輕時的照片,媽媽看了說,跟你三伯真像。”

  許玉忠是河北省青縣人。1921年生,1951年5月犧牲,是志愿軍第60軍181師543團的一名副班長。

  他的侄子許同海、許同橋、侄孫許剛明趕到沈陽認親。在英名墻“許玉忠”名字前,他們擺上從老家帶來的一安徽快3专家预测